免費咨詢熱線:400-863-2992
鏂伴椈鍔ㄦ?uppage=news.asp  
公司動態
行業新聞
專業知識
政策指引
友情鏈接  
聯系我們  
400電話: 400-863-2992
Q Q: 2280768793
銷售: sales@gz-yuanchuang.com
人事: hr@gz-yuanchuang.com
咨詢: info@gz-yuanchuang.com
地址: 廣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科學城攬月路80號科技創新基地D區
鏂伴椈鍔ㄦ?uppage=news.asp  

貿易戰升級環保將放松? “大氣十條”起草人:環境監管絕不放松
發布人:源創環境 分布時間:2018-10-18 點擊:2019
 

    近日,一篇題為《隨著貿易戰的升級,中國放松反污染規定,環保部已正式發文》的文章開始在網絡上流傳,引發公眾廣泛關注。

 

    文章稱,目前美國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征收的新關稅已達到10%,并可能在1月1日升至25%,中國經濟開始感受到壓力。隨著中國經濟放緩,中國將放松環境法規,以刺激經濟增長。

 

    不過,10月12日,在2018首屆邯鄲綠色發展論壇上,原國家環保部污染防治司司長、“大氣十條”起草組成員趙華林表示,2020年國家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如果環境質量沒有與小康社會相銜接,那么這個小康社會就是不全面的。因此,中國的環境監管絕對不會放松。

 

  論據鬧“烏龍”

 

    《隨著貿易戰的升級,中國放松反污染規定,環保部已正式發文》一文稱,在最近公布的《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8-2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》(下稱《方案》)中,把今年秋冬季京津冀區域的大氣治理目標定為了“PM2.5平均濃度同比下降3%左右”,這低于此前媒體披露的5%的目標,且遠遠低于去年“至少15%”的目標。

 

    據了解,“PM2.5平均濃度同比下降5%左右”的說法來自于今年8月公布的《方案》征求意見稿,不過,在征求了有關各方的意見之后,這一目標從5%調整到了3%。

 

    在8月31日舉行的生態環境部8月例行新聞發布會上,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對此進行了解釋。他表示,在這一目標的設定方面,今年更加注重科學推進。堅持穩中求進,在鞏固去年秋冬季改善成果的基礎上,推進空氣質量持續改善。同時,充分考慮各地工作重點和管理基礎,還提出清單式、差異化任務要求。

 

    去年秋冬季,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PM2.5平均濃度的改善目標是“同比下降15%以上”,當時提出這一目標的原因是2017年是“大氣十條”第一階段目標的收官之年,同時2016年秋冬季以后,京津冀區域多次了發生重污染天氣過程,影響范圍大、污染程度重、持續時間長,大幅抵消了前期改善成果。因此,原環保部才提出“決戰秋冬季”的目標。

 

    不過,今年以來,京津冀區域的空氣質量已經大幅度改善,9月份多個地區甚至達到了“空氣質量歷史最好水平”,改善空氣質量的任務遠沒有去年那么急迫了。

 

    上述文章還提出,“下降3%”的目標遠低于國務院今年3月提出的類似目標,當時曾給出2018年關鍵地區PM2.5平均濃度整體下降30%的目標。

 

    不過,這顯然是作者鬧了一個“烏龍”。“下降30%”的說法是今年3月5日全國兩會開幕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說的。李克強表示,過去5年,我國重拳整治大氣污染,重點地區細顆粒物(PM2.5)平均濃度下降了30%以上。這只是對過去五年的工作進行回顧,而不是提出新的目標。

 

    此外,上述文章還提到,今年秋冬季取消了統一的限產停工比例,意味著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“最強停工令”將不會再來了,而這么做的原因則是大面積停工將導致企業被強制停工限產,引發負面情緒。

 

    不過,“我的鋼鐵網”資訊總監徐向春說:“取消統一限產比例并不等于不限產,而是將限產的機動權交給了地方地方,實行差別化的錯峰生產”。

 

    “去年之所以一刀切地限產50%,是因為第一年搞這個事情,許多具體的工作來不及細化,地方政府不清楚哪家鋼廠排放好,哪家鋼廠排放差,所以沒法進行差別化的限產。”徐向春說,“今年則不一樣了,經過去年的經驗,再加上今年超低排放改造的推進,如果再采取一刀切的限產就顯得過于簡單化了。而且對于那些積極進行環保改造、大量投入的企業,如果還是和其他不進行改造的企業一樣限產,也是不公平的。”

 

    因此,取消統一限產比例主要原因是環保治理越來越精細,為了更符合行業的實際情況,調動鋼鐵企業進行環保改造的積極性,而不是因為“負面情緒”。

 

  “環境質量要與小康社會相銜接”

 

    2013年“大氣十條”出臺時,趙華林正好擔任原環保部污染防治司的司長,全程參與了“大氣十條”的制定,他至今仍然記得中央對霧霾治理工作的重視。

 

    “那時候出國是有嚴格限制的,而我們的出國指標也已經用完了,但中央還是批準我率隊去美國看看,看看美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為什么把霧霾治好了。在美國我們待了將近20天,見到了發明PM2.5標準的專家,以及所有我們想見的人。回來之后給中央寫了一個報告,涵蓋了VOC治理、燃煤治理、生態治理等各個方面,這些政策至今仍在產生重要的影響。”他說。

 

    在趙華林看來,國家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這就需要打好“三大攻堅戰”,因此環境監管絕對不會放松,一定要忍住鎮痛,調整結構。調整結構的鎮痛期是很難受的,是一場革命,但是這個“爬坡過坎”是一定要過的。

 

    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如果只是GDP上去了,環境質量沒有與小康社會相銜接,那么這個小康社會是不全面的。所以,我們一定要持續改善大氣環境、水環境、土壤環境的質量,環境監管一定不能放松。”他進一步解釋說。

 

    趙華林還擔任過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主席一職,對于中美貿易摩擦問題,他的看法是:中國還是要辦好自己的事情,最終解決自己的發展問題不能靠美國,還是要靠我們自己。

 

    “要保持戰略定力,不為所動,定了方針就要執行下去,不能因為有風吹草動就變了。”他表示,最重要的還是要繼續深化改革,加大對外開放的力度。

 

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系環境政策專業副主任、博導施涵也表示,過去5年中國雖然完成了“大氣十條”的目標,但中國PM2.5標準采用的是世界衛生組織設定的最寬限值,即過渡期第1階段目標值——35微克/立方米,距離世界衛生組織規定的安全值——10微克/立方米差距還很大。也就是說,中國的大氣污染防治還遠遠沒有完成任務,環境治理也不應該放松。

 

 

    (來源: 華夏時報網)

返回
 
日本高清视频网站www